若日尼奥点球技术的绝妙之处在哪里?门将又该如何应对?

在足球世界里最盛大舞台上的关键对决中,往往是最优秀、最卓越的球员也会在最紧张的时刻屈服于压力,然而若日尼奥每一次却总能表现得沉着、冷静。

在欧洲杯半决赛的点球大战上,他踱步、跳起的主罚方式令西班牙队门将西蒙直接膝盖跪地,随后这位中场从容、冷静地将球踢向了球门的右下角,帮助意大利队挺进决赛。

尽管对于若日尼奥来说,欧洲杯赛场上的点球大战显然是一个此前未曾体验过的舞台,但这粒点球的结果却不是。职业生涯迄今为止,这位意大利中场的点球主罚纪录非常优异。在主罚的40粒点球中,他只罚丢了其中6粒,不过其中有3粒点球发生在2020年。在参加过的7次点球大战中,他只有2次未能将球罚进——一次是2019年联赛杯决赛面对埃德森,另一次是刚刚结束的欧洲杯决赛面对皮克福德。

下面,我们不妨研究一下他为何主罚点球会如此致命,几次罚丢又是源于什么原因。

一直以来,点球的主罚成功率都是很高的,在全球范围内,这个数字大约是75%。作为一名门将,面对点就像是一场扑克游戏,看看能否利用虚张声势最后大获全胜。在这种情况下,其实门将根本不需要感到任何羞愧,因为每次扑出点球都可以被看作是预料外的额外奖励。

若日尼奥主罚点球时的特别之处在于,他踱步、跳起的主罚方式对于门将来说很难及时反应并做出扑救动作。无论门将的能力如何,他的点球总会让他们措手不及。困难在于,若日尼奥总能在主罚的过程中隐藏自己的主罚选择,等待门将先选择方向,尽量在最后时刻再做出决定。他迈步过程中最后一秒的跳跃,往往也是门将必须要做出方向选择的时间点。不过这对于门将来说非常困难,因为一旦你移动得太早,那么他就会像欧洲杯半决赛上的点球大战时一样,射向球门的另外一侧。

尽管西蒙曾经通过在门线上的移动扰乱过意大利队和瑞士队的球员主罚点球,但此举却并没有影响到若日尼奥。你可以清楚地看到,在若日尼奥完成跳步后踢出皮球前,他的眼睛始终锁定着门将,随后便可以轻而易举地将球踢进球门的另一侧。

目前为止,没有门将是在若日尼奥射门前做出扑救动作,最终成功将射门化解的。在点球点前的这位中场总是十分沉着冷静,并往往让门将看上去有些笨拙、愚蠢,比如说2019年欧洲超级杯上利物浦门将阿德里安的遭遇。

下图中,阿德里安就在尝试提前扑救后被若日尼奥找到漏洞,随即他尴尬地向前扑倒。

在今年5月的英超联赛上,若日尼奥在面对舒梅切尔时也有类似的表现。尽管舒梅切尔也算得上是点球专家,已经在球员生涯中扑出了25粒点球,但挥舞着手臂、试图干扰若日尼奥的他最后还是不受控制地提前移动。另一方面,切尔西中场则仍然保持着冷静,在耐心地等待对方倾斜身体重心后将球稳稳地射入了球门的右侧。

即便在门将能够耐心等待,保持静止不动的情况下,若日尼奥仍然能凭借足够精确的射门让门将鞭长莫及。

可以说,面对若日尼奥这样的射门质量出众的点球手,所有的挑战都可以归于耐心二字。你要告诉自己等待、等待,要耐心地等待下去,然后找到最佳的时机来进行扑救。你需要控制好自己的脚步,为扑救积累腿部力量,同时计算好他跳起后那显得极为不自然的射门时机。通常情况下,你要等待他的支撑腿落地再去做扑救动作,但这却是非常难做好的。若日尼奥射门前的跳跃动作足以迷惑门将,令他们很难过早地做出判断,因为他可以轻而易举地将球射向另外一侧。

在本届欧洲杯决赛之前,皮克福德曾在今年3月面对过若日尼奥的点球。当时这位埃弗顿门将很好地保持了耐心和身体平衡,不过若日尼奥仍然十分稳健,最终十分自信地将球射向了球门左侧。那一次,皮克福德的反应与欧洲杯决赛时截然不同,由于最后还是判断错了方向,英格兰人在意识到判断失误后跪了下来,懊恼不已地双手拍地,或许这足以体现一众门将在面对若日尼奥时的沮丧情绪。

2020年1月,在阿森纳与切尔西的英超联赛中,莱诺曾经非常接近扑出过若日尼奥的点球。

在门线上的德国人一直在耐心等待着若日尼奥的动作,他侧身扑救的动作完成得很好,也阅读到了对方的射门意图,但还是未能将球扑出——意大利人的射门角度太过刁钻了。

若日尼奥是在2017年欧冠联赛对阵尼斯的比赛中第一次尝试这种看上去有些怪异的点球主罚方式的,当时他还在那不勒斯效力。自那之后,这位中场主罚过34次点球,其中33次使用了这种跳步射门。

在这34次点球主罚中,有15脚直接射向了球门的左侧,19脚直指球门的右侧。可以看到若日尼奥主罚点球的方向显得非常均衡,这是非常难得的。而且我们还要考虑到,他主罚点球时要跳起、落地,并在最后时刻扭动臀部肌肉,以确保皮球能准确地在自己的身体之间,并以一定的速度射出皮球。均衡的主罚落点,难度较高的技术动作,这些令若日尼奥的点球很难扑救。

自改变主罚动作以来,若日尼奥唯一一次重新调整回传统的射门方式是在今年2月对阵热刺的英超联赛,当时意大利人的射门洞穿了球门右侧。当然,这也是事出有因。由于曾经在4个月丢了3粒点球,若日尼奥一度被兰帕德撤掉了队内第一点球手的角色,这记点球也是他重新回到点球点的首球。

在若日尼奥的职业生涯中,他一共有6次未能将点球罚入。在这其中,有1球击中了门框(去年10月欧冠联赛对阵克拉斯诺达尔),其余5次则被扑救。在本届欧洲杯决赛前,若日尼奥被扑出的4粒点球均是射向了球门的右侧。而每一次门将都站在了中路位置,尽可能久地等待,不流露出扑救动作,随后再跃向正确的一侧。

若日尼奥其中的两次点球不中发生在2020-21赛季的英超联赛前半段。第一球是2020年9月切尔西主场迎战利物浦的比赛,阿利松的扑救帮助利物浦保住了2-0的领先优势,红军最终也将这个比分维持至终场。

在这里可以看到,阿利松保持着身体的平衡, 稳定住身体姿势,身体稍稍前倾,脚趾扣紧,双手放在身体的两侧,目光紧跟皮球。就在若日尼奥即将踢出皮球之际,阿利松向左侧倒地,做出了扑救。

在前面我们曾经以莱诺举例,分析门将在面对若日尼奥时应该如何去做。而在2020年12月阿森纳面对切尔西的比赛中,莱诺再次有着类似的表现,这一次的结果显然对他而言要好上许多。

当时比赛已经进行到了伤停补时阶段,阿森纳以3-1的比分领先,莱诺用一次精彩的扑救帮助枪手保住了胜局。尽管若日尼奥主罚的球速不慢,皮球的轨迹也直飞下角,但莱诺仍然很稳健地下身,用左手将射门化解。

如果只是按照孤立事件来看待,那么点球的研究还是相对简单的。我们可以通过录像来观察点球手的射门倾向,这也是门将重点依赖的参照。

通过研究过往的点球,门将可以参考点球手的射门倾向,从而决策做出扑救选择。没错,你可以看到他们此前曾经的罚球方向,但你同样也得参考他们的助跑和主罚时机。他们的臀部肌肉发力情况是怎样的?他们的支撑脚指向哪个方向?他们射门的部位又是哪里?

莱诺能够扑出若日尼奥的点球,其实就是受益于前一次的经验。这种第一手的经验给了他扑救的参考。对于皮克福德来说,在欧洲杯决赛的点球大战上再遇若日尼奥也颇有这种感觉。

不过尽管这种经验肯定会有助于门将的扑救,但无论是莱诺还是皮克福德,他们仍然需要保证自己在那一刻做对全部的事情,这也是门将面对点球时难度最大的,尤其是当你解读对点球手的主罚方式时。耐心和扑救的时机一直都是关键。

尽管西蒙也在欧洲杯半决赛对于意大利队的点球主罚情况有所研究,但很明显,即便掌握了充足的信息,在巨大的压力之下,你也很难抗拒面对点球时不自觉的冲动。无论是多大的舞台,作为门将你都需要相信自己,并将自己所了解的付诸行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